囤文po:@掉坑义无反顾
月歌太太们都是天使
冷静下来认真写

【海隼】槲寄生(圣诞贺文,6k完结甜饼,学生paro)

平安夜贺文

魔法学院paro ,想写可爱甜饼未遂,ooc

希望阅读愉快~ 

 

 

特殊的日子总带着暖融融的温度,用鲜艳的红色把自己标示在日历上,让人不自觉心生期待。圣诞前夜某间学校所在的镇子总会闹腾到很晚,橙色的灯光即使半夜还精神十足,黑暗也就打了个哈欠,兀自享受难得的休假。

校内礼堂的桌椅早被搬空,偌大的房间正中放了一颗圣诞树,亮晶晶的彩球和精致的装饰挂在上面,树顶一颗被施过魔法的星星发出辉光,把礼堂照得通明。学生们都在为晚上的宴会做最后准备,节日气氛已经浓郁起来,就等着宣告开始的钟声敲响后升至最高点。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那个时刻——几乎所有。

 

校舍另一头的森林里,热闹怯怯止步,恐怖盘踞在此。

看着黑黢黢的橡木林,身高还不如野草的小孩叹了口气,清澈的蓝色眼睛里全是与年纪不符的纠结。

“隼,真的要进去?”他穿着蓬松的毛衣,领口别了一个红绿缎带做成的蝴蝶结,还未褪去稚气的脸因严肃的表情皱起,质问着身边相同装束的人。

“当然~”另一个小孩欢快回答,眼睛弯成月牙。

“我说……直接找老师解除药效不行吗?”一路上这个提议已经说了好几次,却都被隼抛到一边,而自己也不可能放任他自己来森林,因此只好跟上。

“难得的休假,这种小事就不要麻烦他们了。”隼哼着歌,看得出来心情不错,“反正只要找到月石就能变回去。”

海看看自己软乎乎的小手,那些学习魔法时累积的茧和伤痕都不见了,但魔力充沛,并未因年龄被强制变小而消退,这样的话就算森林晚上有魔物出没,也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威胁。

即便如此,说犯事就犯事一点反省都没有是怎么回事?

海敲敲隼的头:“你是怕被老师发现私下用魔药房,作为惩罚把你和始的合作项目取消吧?”

“那确实是其中之一,但还有更重要的理由。”隼神秘地摆摆手。

“是什么?”

“保密~”

倒是意料之中的回答,海叹了口气,这种时候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走。他敲完隼脑袋的手习惯性又在原处揉了揉,看到隼一脸悠闲,而宴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不免焦急。

要是能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就好了。

 

——那个时候也是。

 

 

几天前他问到圣诞装饰实属偶然,和隼在学校漫步时正好看到成箱的槲寄生被运进来,暗红的精巧果实藏在修长的枝叶中,已经被打理过,所以每簇都干净舒展。

“今年的品相更好了。”隼也评价。

“毕竟每年都在这个上最下功夫啊。”

“槲寄生可是圣诞宴会的隐藏节目,所以大家都兴致满满。”

“对情侣来说确实是一年一度的浪漫体验。”海当然对在槲寄生下亲吻的传说有所耳闻。

“当然,虽然演变到现在已经和原来形式有所不同,但其中饱含的爱与祝福没有变过。”

“隼?”虽然时常搞不懂对方的心思,但海读懂隼的情绪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尽管没表露什么,和平日不太一样的尾音还是昭示着对方又陷入了什么思考。

听到呼唤后隼把目光移到海身上,显然他已经从刚才的思索中得出结论,接着他就像在说晚饭吃什么一样,讲出对海而言犹如惊雷的话。

“你愿意和我接吻吗?”

 

……

……

你愿意和我接吻吗?

——确定不是我们该回去了之类的话??

海以为是阳光太好产生了幻觉,因此他要求隼重复一遍刚说的话,以自己从未有过的紧张语气。

“愿意和我接吻吗?在槲寄生下。”隼不但又说了一遍,还好心补上后半句,让海不得不意识到这个主意很可能是刚才的闲聊引发的。

高大的青年往后退了一步,满是意外。

“怎么了?”隼歪歪头,这样的神情海再熟悉不过,不管装傻还是真的不懂,总之意味着隼在等待回答,而非蜻蜓点水的捉弄。

但、这是在开玩笑吧?!

海甚至怀疑起对隼的了解来,这句话太过没头没尾又突如其来,炸得他的意识都往理不清上飞。对面的人却还一脸平静地等着,并没因他的慌乱而露出得逞的表情,也不说一句能把他从现在处境中解救出来的话。

“隼,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海做了几次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

“还需要重复?”

“不、抱歉但是不必了。”

“那你的回答?”隼一边追问,一边往前走了一步。

海又退一步。

“为什么不愿意?”他由此感到不解。

“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海的反驳脱口而出,他想让隼停止调侃,又清楚对方的认真,下意识退后却说不出个所以然的原因,只好支支吾吾找了个自己都不信的借口,“…我们才认识不久。”

话一说完,他就知道隼哪怕拿出平时为偷懒辩护的百分之一,也能把这句话反驳得彻底。

但没想到对方却因此怔了片刻,退回原来的位置。

“我知道了。”

“?”玩笑结束了?

隼点点头:“你所说的是事实。”

“你是说……认识不久那个?”

“没关系,我反而感谢你给出了直接的回答,不愧是海,那么就该考虑晚饭吃什么了,”隼伸了个懒腰,“去昨天春推荐的店好了。”

“呃……嗯……好。”海看着转过身等他的隼,张张嘴却说不出什么,只好迈开步子跟上。

离开前他又瞥了一眼安静堆着的槲寄生,对隼姗姗来迟的转移话题不知感到舒心还是失落。

老实说,他并不觉得他的拒绝——甚至不算拒绝——的话有多合理,尽管他和隼认识确实只有短短几个月,要两个大男人从关系亲密突然转变成另一种关系亲密有点困难。可海隐隐意识到自己难接受是因为隼的话实在太跳跃,甚至弄不清楚那句话前后的意思,在之后几天的纠结中,对没头没尾这点的介意也远超别的顾虑。

他有点后悔,不管态度如何,对隼的回答从诚恳度上就不及格,因为那确确实实是句漏洞百出的话。

 

他和隼相识的场景都还历历在目,实在不算久远。

那时候海刚进入这所学院一年,熟悉了校规校纪课业压力和某些老师的喜好,有了谈得来的朋友,甚至因表现优秀吸引了不少关注,算得上进入正轨,但也就止于此。在新一级学生入学后他的轨道迅速被掰向另一头,在劳心劳神火场救火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霜月隼这个名字他就正经叫过一次,是在学校有点潮的走廊上。他差几步就能踩着时间踏进下节课的教室,却被作为新生代表发过言的银发少年笑吟吟叫住,海不解地询问对方有什么事。

这个画面回想起来就像是为他原来生活画上句号的,也预示着续集的结束镜头。

——

“霜月隼?”

“叫我隼就好。”

“有什么事吗?”海瞟了一眼时间,学校的考勤机制没有弱点,一到时间,门口安置的藤蔓就会唰得合上,之后要想进去就只能乖乖报上id,让系统记上一笔。

“虽然准备之后再自我介绍,但正好遇见所以提前打个招呼,”隼注意到海的动作,侧开身,“你好像赶时间,其余的话就等到晚上再说吧。”

这句告别语让正要离开的海顿了顿:“晚上?”

“对,以后我们就是舍友了。”隼笑着回答。

“我们同住?”海的前舍友刚搬走,房里确实多了个位置,但学院似乎不会安排不同年级学生混住。

“一般情况下确实不会混住,但恰好这一届学生是单数,又恰好住满了新生楼,落单需要和你住在一起的人则恰好是我,”对方像看透了海的想法,“简而言之,这也是一种缘分~”

“了解…”虽说是存在这种情况,但几个恰巧被这么连着讲出来,怎么总有种事情不简单的预感。

“不愿意吗?”看海迟疑,隼问。

“不,没有这种事,”海这才意识到刚才的不礼貌,连忙道歉,“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

“那就从晚饭开始吧,我对这里的食物可是充满期待,”听完海的话,隼眼睛一亮,“还有关于学校的基本情况,就麻烦你介绍了,海。”

“啊、好。”虽然刚来不了解环境是正常的,但这个要求清晰的秒答是不是太可疑了点?

得到答复的隼笑了笑,又抬起手,往海身后指了指:“那么,虽然不介意多聊一会儿,但你似乎还有别的事?”

——糟糕。

顾不上告别,海转头朝教室迈去,但抬脚的同时铃声响起,藤蔓以让人绝望的速度合得严严实实。

“晚饭时间我在魔药房前等你。”

带着笑意的话从身后传来,没一点作为相关责任人的自觉。

 

尽管考勤被记了一笔,晚上海还是按时到了魔药房,隼就站在灯下,整个人白得发光。今天校内尘土飞扬,新生都忙前忙后准备用品送别家人,隼却好像一直悠哉着。

“行李都收拾好了?”海忍不住问。

“宿舍的布置榊桑已经办好了,其它用品要按这张清单购置,”隼掏出张纸,“后天下午我们去镇上买。”

“没问题,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后天下午没课?”

“既然要住在一起,了解同居人的信息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重点是到底怎么知道我的日程的……但就算问也问不出所以然吧。

——算了。

看着隼理应如此的表情,海的觉悟来得自然而然,尽管下次提醒时间请稍微早一点简练一点而不是在铃响前一秒才慢悠悠说出口这种事需要再和隼提一下,但面对刚认识的同居人,戒心与拘谨都随那句算了飘到不知何处。

这之后海虽然十足体会到隼的理所当然已经理所当然到任性的程度,但从没对遇上隼这件事有半点抱怨。

这种接受力海未来的某些后辈,比如叶月阳就怎么也学不来,虽然吐槽到筋疲力尽非他所愿,但作为常识人的自觉也不是想抛就能抛的。

所以说隼那种不丢开常识就完全跟不上思路的人,也只有海能忍受了。

 

当然,现在这句极其精辟的评价还远没诞生,海和隼也确实才认识不过几个月。

虽然被戏说完全像个保姆一样照顾隼,但他却有点乐在其中。隼的想法虽然难猜,却极其好懂,大概是本人太过纯粹,多接触几次能知道他的脾气习惯,而那人的可靠之处虽然存在于难得一见的情境,但海也知道并感到安心。

所以他对隼居然真信了他临时借口的事无法释怀,对方之后就像没说过那句惊人之言一样该怎么相处怎么相处,除了跑魔药房的时间多了些,反而海受到的影响更大。

明明是提出者,自己却被那句才认识不久的阴影笼罩,这几天他的头脑就像在游街反对一样有空就把和隼几个月的相处翻来覆去当电影播,而最后总结束于那天下午隼微微抬头,细碎刘海下直率坦然的眼睛直视着他,以一贯的理所当然问出那句话。

 

 

虽然圣诞节学校体贴安排了假日,但平安夜白天依旧有课要上。学生们都穿好了为节日准备的装束,在已经红红绿绿的教室里压下心中躁动,跟着元素课老师的指导捏着冰球,并偷偷雕刻成圣诞树的样子。

对海而言,能和朋友聚在一起参加盛大的宴会自然是令人期待,如果隼的话没有攥住他的全副注意的话。

仿佛警铃似的,一旦避无可避想到晚上就是宴会,挂好的槲寄生将大方提供一年一度的祝福,那句话就越发深刻。

你愿意和我接吻吗?

 

隼的嘴唇偏薄,颜色浅淡,一看就很柔软。

 

砰!

在再次走神走到当时的场景还多出莫名其妙的总结后,海手中刚凝结的冰球因突然的热度汽化,滚烫的水滴四处飞溅,身边人都用“也不至于这么兴奋”的目光看过来,他却无暇顾及。

——果然还是要找隼说点什么。

 

念及此海下了决心,只是一时的怔愣就会导致和隼的步调错开,因而他必须加快脚步。

课程结束后海先回了住处,但隼不在。想到最近对方经常去魔药房鼓捣,海凭直觉笃定隼还在那里,于是转往魔药房。

推开门,果然看到那个在台子边忙活的人。

这几天隼的表现一如往常,海虽然心里纠结,但对隼的态度几乎是下意识的,因此也不存在尴尬,但现在他心里想出了结论,却是和自己之前的推脱相反,反而不知怎么开口,动作也僵硬起来。

“海,正好,”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过来,隼头也不回,招呼海靠近。
“怎么?”走到隼身边,海发现桌上摆着一瓶紫色的魔药,晶莹的液体像有生命一样缓缓流动,“你配了什么药?”

“这个嘛……”隼拿起容器,拎到两人面前正要开口,却突然绊了一下往前扑去,海忙伸手稳住隼,却没顾上魔药,两人的手臂被淋了个透。

他立即打算清理,却发现自己的手臂似乎细了一点,海犹疑地抬头——隼是不是长得更……可爱了一点?

虽然他185的时候卖起萌来也不遑多让,但和变回幼年画风则是完全不一样的。

“你用了返龄草?”海讶然。

“没错,”隼倒镇静得多,他颇为有趣地看着海,伸出变小的手,柔嫩的指尖捏了捏对方软软的脸颊,“小时候的海真是可爱。”

“在这之前,你做这种药是为了什么?”海也伸手戳戳隼的脸颊权当抱怨。

“配上这副表情太违和了。”隼把海的嘴角往上推,“要像我一样,变小了就要有变小的样子。”

“你那是性格停止成长吧。”小小的海无奈地说,捉住隼的手离开自己被揉捏的脸蛋,空出的那只划了几圈,他们垂在地上的衣服重新变得合身。

“虽然对这样的姿态也很有自信,但晚上的宴会被大家看到就不好了。”隼托着下巴。

“你还知道这个啊。下次小心点,还好返龄草的效果很好解除,月石呢?”对着月石施以咒文就能解除返龄草的魔法,否则就要等到十二小时后才能自行消失。

“用完了。”隼回答。

“……那可是石头,不是什么消耗品。”

“但确实没有。”隼眨眨眼。

“那怎么办?”被一脸无辜地看着,海的不满都有气无力地进了黑洞,他好像知道隼为什么做魔药,难不成觉得变成小孩接吻就没有那么敏感了?

“所以我们去橡树林找月石吧。”隼的话却和海的揣测大相径庭。

不过把变小和槲寄生联上好像是不太对,隼大概不至于能想到娃娃亲吧,海摸摸鼻子:“但宴会马上就开始了。”

“所以要争分夺秒,”隼连贯地从杂物中摸出一张用来骗过学校守卫的斗篷,“海也不想错过宴会吧?”

——这绝对是有计划的。

 

 

黑黢黢的橡木林,身高还不如野草的小孩叹了口气,清澈的蓝色眼睛里全是与年纪不符的纠结。

海算算时间,把对隼行动的疑问连同自己的话一起压进心里,拉着对方进了森林。高大的橡树像黑暗中沉寂的怪物,而月石则嵌在橡树林最中心那颗老橡树的根部,在黑夜中会发出光亮,只要往里走,要发现它们很容易。

海一直牵着隼,就算森林的魔兽伤不到他们,身形变小后也需要时刻注意陷阱,他在前面开路,隼挥出光球照亮周围,两人都安静前行,身边只有草丛被分开的窸窣声,

 

“…隼。”还是海先忍不住开口,宴会越近,他的想法也越清晰。

身后的人没作声,但小手紧了紧表示听到。

“之前你说过的话,我当时……”

“你说的很对。”隼却打断他。

“抱歉,那是我口不择言……”

“但事实也只是你所说的几个月,”隼坚持,“我能理解,对于喜欢的你,为两人的未来赋予承诺前当然应该了解更多关于你的事,这也是我的愿望。”

“隼……”即使早就知道了这点,但当隼认真说出喜欢和未来时,海的脸还是有些热。嘴角不自觉扬起,他原来感到的没头没尾现在被那两句少见的反省补完了,像热腾腾的南瓜汤,散发着甘甜气息。

“但我也不想放弃今年的槲寄生,”隼走到海身边,熄灭了光球,眼睛适应黑暗后海看到前方氤氲着银白微光的石粒,“幸好就算不能重回过去,稍微重温一下也不算难。”。

“你难道……”海恍然大悟。

他任着隼带自己走到月石边念动咒语,石头的微光越发耀眼,两个繁复的阵亮在他们脚下。海目不转睛地盯着隼,就像对方做的一样,他们看到彼此的脸逐渐褪去稚嫩、青涩,变得棱角分明,停在最熟悉的样子。

法阵缓缓熄灭,他们交握的手不如之前柔嫩,但有力地扣在一起。

 

“这样我们也算一起长大了。”

 

海手上用力,将隼拉入怀中:“真是搞不懂你的想法啊。”

“你是在说深受感动吗?”

“确实别出心裁,”海摸着隼的头发,“不过虽然有点没可信度,但我这几天也反省了——就算没有一起经历过去也没关系,和你共度的时间用后半生补上就好。”

隼沉默了一下,稍稍侧头,两人的脸颊贴在一起,都是一样的发烫。

“海真是浪漫的人。”

“彼此彼此,那么,”海轻声问,“要去宴会吗?”

“你以为为什么一定要到橡树林找月石?”隼答非所问。

“确实,就在魔药房使用月石也行啊。”这倒是无法解释。

隼挥挥手,几个新的光球一路上升,照亮橡木盘错的枝节,而在某些分叉上,一团团深绿的植物安居其上,红色的果实安稳待在叶片间。

——槲寄生。

 

 

隼看着分外惊讶的海,终于露出完成所有计划后的闲适。

“我再问一次……”

他正要再次重复自己的话,却被对方连带着动作都抢了先。

 

 “来接吻吧。”

 

 

 

END

 

MerryXmas!!

 

我印象里的海隼就是,水到渠成,婚姻幸福,老实说他们两个的个性,在我眼里都不用告白的直接房产证写@名字,想不出以他们的坦率能有什么波折,但还是想写写对告白有那么一点纠结紧张的隼和有一点点意外慌乱然后秒直面感情的海,所以就搞了这个小甜饼,强行傻白一下总之为了甜ooc请原谅!

 

 

 


 
评论(5)
热度(94)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