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文po:@掉坑义无反顾
月歌太太们都是天使
冷静下来认真写

【海隼】意外之礼(现代架空甜饼,完结)

白情假装产粮!以前的号被一起封掉的旧文!!!旧文所以就不打tag啦,大家过得开心!!

6k字,架空现代甜饼,写不出好东西so sad,Ooc,ooc

希望阅读愉快





“送恋人?”



繁华的商业街上,在那家地标式的shopping mall门口,身材高大,面容俊朗还背了个大登山包的男青年在店员和围观群众的殷切注视下拉高了嗓子重复听到的话。

“是的。”促销员的微笑滴水不漏。

“是什么啊是,”海的额头淌下一滴汗,“我不太理解你的意思。”

“这是本店回馈老顾客的活动,感谢文月先生您对我们的支持。”

“回馈活动我知道,但是,”海指着店员身后一直坦然微笑着,让人无法无视的白发青年,“哪有送大活人的啊,一般不就是抽纸之类的?”

“我们店和别的店可不一样。”店员骄傲地昂首。

“不,重点不是那个。”

“反正您又没有恋人。”

“跟这个没关系!”

海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清醒,毕竟刚从机场大巴下来的他又饿又累,在北欧不知名的山林里啃压缩饼干啃得味觉都退化了,现在只想马上吃顿好的然后去睡个20小时,没想到在家附近买完饭,却被说着要赠送礼物的店员给叫住了。

“总之这位先生就是我们给您的回馈礼品,请收下吧。”

配合店员的话,“礼物”也走到海面前,大方地伸出手:“霜月隼。”

“你好,我是文月海……才怪啊,这不是很奇怪吗?!”伸到半路的手硬生生停住,海的太阳穴突突直跳,“这不是买卖人口什么的吗?”
“我是送的哦~”霜月粲然一笑。

“那我的任务就完成了,”看到和自己的对峙的海被隼拉去注意力,店员也悄悄擦了把汗,迅速溜回店里,“文月先生,期待你们的下次光临。”

再也没有下次了!

海在心里咆哮。但眼前的这个人好像比店员更难对付,他试图讲道理:“那个,霜月先生……”

“隼。”

“不,霜月先生,你听我说。”

无视。

“…隼,你听我说,”

“怎么了,海?”

“……那个,这间店的胡闹我是明白了,作为员工你可以去告他们的。”

“我已经不是员工了,而是你的恋人。”隼纠正。

“不不不,”听到恋人两个字,周围看热闹的群众起了一阵骚动,海只能提着自己快凉透的猪排饭耐着性子解释,“这样吧,你现在可以回去了,之后如果丢了工作要重新找的话我帮你。”

“就是说,才刚刚拿到你就要丢弃我了吗?”

隼的语气里是十成十的玩味。

“抛弃啊,抛弃”“那个男人看着很正直来着”“就这么抛弃了恋人啊”“分手现场ww”“那我可以捡回去吗?”……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传进海本来就快罢工的脑子里,又添一团乱麻。

“海,你累了吧。”

在打算揉着太阳穴想说辞时,一直手突然伸过来温柔地代劳,隼白净的脸凑到近前。海187的个头实在少见,面前的人竟也没比他矮多少,突然的近距离让海有些愣神。

“怎么?”隼的语气软糯。



——自家的房子倒还能多装个人。

海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话。





打开房门,陈腐的空气逸散出来,西斜的阳光沉在玄关,浮尘静静飘在空中。

“抱歉,半个月没回来,可能会有点脏。”海把背包放下,在鞋柜里翻出一双客用拖鞋。

“毕竟是旅行家呢,我读过你的文章,海的世界真是美丽,既浪漫又奇妙,让人印象深刻。”隼轻巧地走进房,拉开客厅的窗帘,金红的光铺在他身上,像画里走出的。

“啊……谢谢你,我倒不觉得写的有那么好,只是描述一些经历而已。”

“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后就能听更多海的故事了。”

“说到这个,霜月…隼,虽然我搞不懂那个mall怎么回事,但恋人什么的我是没办法接受的。”

“所以?”

“啊,总之先算我收下了你,但绝对不是以恋人的身份,总之,那啥、就当是朋友之类的?”

“好,反正海有决定这些的权利。”

隼的爽快答应让海有些意外:“好,那就这样,你生活需要的东西我们待会儿去买?”

“硬撑的样子可不帅气,”隼抚过海的黑眼圈,“吃了饭就去睡吧,其他事我会解决的。”

“啊……好。”

虽然半信半疑,但胃和全身的哀鸣让海选择听隼的,他迅速解决了饭菜,简单冲洗后就掀开防尘罩睡进床,甚至连隼的客房位置都没指。

那之后他迷糊中听到叮叮咚咚的声音,但大抵睡得安心,第二天大早,在生物钟的作用下海精力充沛地睁开眼睛。



开门——

“砰!”

关上。

海揉揉眼睛,再次打开——

“??!!”

华丽的水晶吊灯,复古造型的沙发,雕花茶几白瓷茶具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时候来的?他打开的真的不是异空间之门吗?

对了,霜月隼。海突然想到自己累得不清醒时带回来的人,肯定是他没跑了!说来那人看起来就是优雅少爷的样子,倒是和这一切很配、但谁家的少爷会跑到餐厅被当作礼物送出去啊!

“隼?”海试探性地叫着,走进原来空空如也的客房,意料之中地看到里面也大变样,还好双层遮光的窗帘让房间华丽装潢的冲击减到了最小。

这种程度的装修到底是怎么在一晚上做到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啊?

怀着满腹疑惑,海走到床边,隼睡得很沉,唇角微微勾起,因为海的动静翻了个身,嘴里呢喃了几句不成词的调。

看着对方的睡颜海突然没了质问的心情,他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洗漱,同时考虑着之后的打算,毕竟家里突然多了个人,即使作为房客也必然有需要互相适应了解的地方,而且看家里现在的样子,他要问隼的还不止一般的多。

这么盘算着,他极其自然地做了双人份的早餐,甚至用到了一直尘封的煎锅,早餐端上桌后,想着等下与隼都得说些什么,可直到面包片都凉透,里面的人还是没一点要起来的迹象。

……看着时钟慢慢指向11点,海终于决定抛开对陌生人的矜持忍让,走进隼的房间。

“隼,起来了。”

到底谁才是更累的那个啊?看着还睡得香甜的隼,海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

“恩……海?”

海的心跳漏了一拍,隼过于喑哑的嗓音配合拉长的语调硬生生扯出了缱绻的气氛,海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24小时前还是个无牵无挂的单身汉,现在却在变了样的家里叫着给自己贴上“恋人”标签(虽然已经被他撕掉了)跑过来的同居人。

虽然隼的出现惊吓的成分过多,但看着对方往被窝里缩的样子,回想起了过去照顾别人的时候,海的心里却涌起久违的温暖。

等等、往被窝里缩?!
“隼,你这家伙,给我起床!”





几天后。

“这就是你带了个大活人回家的理由?”

月野编辑部,海的责编叶月阳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海,内心有万条弹幕刷过。

“那家店也太过特立独行了。”海把购物袋放一边。

“说起来,我也收到了老顾客回馈礼物。”旁边的弥生春听得津津有味。

“啊,拿到了谁?”

“……抽纸。”

“说的也是,”海挠头,“隼那样的人也不会有第二个了吧。”

“不,大活人也不会有第二家店送好吗,”阳终于忍不住吐槽,“这明摆着是个陷阱,骗局。”

“我也这么怀疑过,但是隼什么都没做,而且看他带来的那些银餐具什么的,感觉身价是我不能比的。”

“所以这不是更可疑了吗?”

“没事,”海爽朗一笑,“虽然很特别,但也并没有对我造成困扰。”

“竟然就接受这个设定,你就不能想想……算了,”阳决定换个方式点拨海,他指着地上装满菜的购物袋,“那个叫隼的平时会帮你做菜,不觉得很像田螺姑娘什么的吗?”

“不,那家伙完全不会做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类型。说到这个,以前我忙起来偶尔也会凑合了事或者不吃饭,现在每到点隼就会催着我做饭,要求还很高,托这的福最近生活质量好了很多,哈哈。”

“……”

“……”

“怎么了你们两个?”

“你难道不是被支配了吗,”阳扶着额头,“总之、你开心就好。”



另一边,拎着食材回家,对方果不其然又躺在沙发上,听到动静后微微侧头,不紧不慢地说了句“欢迎回家。”

虽然一开始就拒绝隼以恋人身份自居,对方也好好地答应下来且没有逾矩的举动,但这样的迎接实在像伴侣才会做的——和编辑闲聊时他下意识略过了这点,也许是想把这样的隼单单留在自己的印象里。本来打算问询的东西在对方完全特立独行的性格冲击下一点也没问,而没想到这么过了点日子,海甚至觉得那并不重要了。

“去了一趟编辑部,商量了签售的事所以比较晚。”

“我也会去现场支持的。”隼早看过海带回来的样品,“上完课正好能赶上。”

“诶、”倒是海有点意外,“你是学生吗?”

“研究生,”隼跑过去帮海把食物分类,“海对我一点都不关心呢。”

“因为每天都被某人拉着聊别的事情啊。”

这些日子他们的日常就是商量(海)做什么饭,要求(海)泡什么茶,晚上就一起抱着枕头在客厅看看电影聊聊人生,从谈话中海对隼的人格三观有了基本的了解,对方是个非常聪明且缜密的人,凡事都胸有成竹的态度让海非常佩服。

“最基本的却忘了?”隼挑眉,“我并不讨厌海这点。”

海哑然,说忘了也不全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刻意忍住了探寻的欲望。隼的出现太不正常,让人有种摇摇欲坠的不安全感,更奇怪的是,对隼,他已经从一开始的不愿接受变成了现在这样有点享受的态度了。

“那你是什么学校的?专业是?”

“T大,心理学。”

虽然隼一看就是很精英的人,但顶尖学府的研究生站在眼前的实感还是太强了:“真厉害啊,但T大不是离这边很远,你上完课过来……来得及吗?”

“用直升机的话时间很宽裕,我已经和榊桑说过了。”

“啊、是吗。”

蹦完这两个词后海就陷入了少有的沉思,分装好东西后他走进厨房开始准备,等做好端出来隼发现今天的菜色异常丰盛。

“隼,我有事要问你。”

“恩?”隼拉开座位坐下。

“关于那个买外卖送、送你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那样~”

“不,别人拿到的都是抽纸吧,”海叹了口气,“是不是你串通店员的。”

“做了这么一顿饭然后问这些问题,是打算讲完就把我扫地出门吗?”

“不,只是你总该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吧。”

隼注视着海,他的声音往往比眼神更让人觉得亲近温软,说着撒娇的话,但看他的眼睛就知道隼是清醒且冷静的,

可现在那双眼睛里的东西和他的话一样温柔真切,让人无法怀疑。

“理由一开始就给你了。”

隼这么回答。





签售会开始前几个小时,海还在紧张地和工作人员确认流程,外面已经开始有人排队,作为一个从未露面的游记作者,这人气着实算不错了。

那天被隼忽悠着又蒙混了过去,什么叫理由一开始就给了,海对这个提示一筹莫展,但好在这不妨碍他们的生活。或者说隼的态度反而让海感到一点安心也说不定。

前一天晚上研究生就坐上了榊桑开来的车(想不到这位教他泡茶的管家还会开飞机),现在应该已经在上课。海正打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却看见弥生春和叶月阳、以及总编辑长睦月始一起走了过来。

“始?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始递过一份文件,“现在才找你是因为我们也才做好决定,海,关于签售会,打算新发布一个消息。”

“‘搭档出游’?”海念出上面的字。

“对,你以前提过和别人一起去旅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编辑部考虑了一下,觉得可以立项。”

“我是说过,可人选呢?”

弥生春笑了笑:“自愿报名,投票决定。”

“自愿报名?”海诧异地反问,“我是说过和别人一起也不错,但我旅游并不是去去巴黎铁塔观光这样的,如果没有野外生存技能可是不行的。”

“这些始都考虑过了,”作为责编,阳了解得更清楚,“我们会经过一定的筛选,然后交由粉丝投票,选出的人也会进行二次培训,最后地点和时间也由你根据实际情况决定。”

“操作上没有问题,这也是个宣传的好机会,”春推推眼镜,“你觉得呢?”

“既然你们都确认过了那我也没问题,”看到编辑们都如此笃定,海也放下心,“感觉会挺有趣的。”



签售会开始后,新发表的消息果然引起了大家的热烈讨论,工作人员还在讲,海也就安心地坐在一边刷脸走神,过了一会儿手机震动,隼的信息传来,说自己已经到了。

[今天的海真是帅气~☆]

[谢啦]

海想了想,又补了条。

[新发表的消息看到了吗?]

[我会好好争取和海一起旅行的机会的(·w·)]

[野外生存你没戏的]

如果选安全一点的地方,我再多做点事,好像带上隼也不是不可以。

——虽然那么回复着,海却已经这样思考起来。



本以为隼这种懒癌晚期的人说要去参加选拔只是客套,却没想到这人不但做了,还做得有声有色。

海看着投票页上遥遥领先的隼的资料发呆。

霜月隼,年龄22岁,职业学生,野外生存评定S。

野外生存评定是编辑部结合专家意见用来筛选报名者的考核,既有理论也有实操。隼到指定地点参加考核那天,因为高瘦又斯文,大部分人都把他和那些因为喜欢海而跑来报名玩的小女生划归到了一类,却没想到人直接拿下了全场最高的评定结果。

“为了达成和海的约定稍微学了学,毕竟我是高材生嘛。”

事后海问到时,隼一脸理所当然。

“自己这么说吗?”海笑着揉揉隼的头。

“我很期待。”隼不加掩饰地说着。

海突然明白了隼说的理由。

而现在,他读完隼的备注文案,则理清楚了一切,那个人的意思昭然若揭,一开始就把直球放在了“恋人”两个字上。



【世界是宏大又精致的,既能与浩瀚的星辰,绵延的山峦产生共感,又怀着浪漫细腻的心意,将自己的思念和誓言寄托于每一颗晨露,每一片花瓣上。你所看到的世界,正是我所爱着的世界,而这样的你,也是我所爱着的你。】



他们认识的第二天晚上是个繁星满天的夜,对大城市来说能看到这样的天空实在难得,海索性搬了椅子到露台,和隼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隼偶尔插几句嘴。明明是该互相认识的阶段,他们却都懒洋洋得不愿说诸如你住哪里你是什么人这样的话。

星光给隼披下白纱,而璀璨的光点都印入了海湛蓝的眼睛。

“君に星を。”隼突然说。

“什么?”

“没什么~”

“有一瞬感觉我们都认识了很久一样。”海感叹。

“我们是认识了很久了,”隼看向天空,“在很多个别的世界。”

“诶、突然的平行宇宙论?”

“哈哈哈,海想听的话,我可以给你讲讲宇宙的多维理论虫洞跃迁还有……”

“谢谢但是别了。”海连忙制止。

隼笑了笑,没有强行继续他的科普,海的屋子又像一个人时一样安静下来,但现在不同,隼的存在让空气和月光和屋子里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说的说不定是真的。

海在心里想。





隼回家时海正好挂掉电话,转过身熟稔地帮他摆好鞋子放好包。

“旅行,想去哪里?”海问。

“投票不是还有一周吗,难道说海要违背规则黑箱给我了?”

“不可能,”海断然不去想自己在签售会时已经把隼当旅伴计划的事,“这个结果没悬念吧,刚才和编辑联系了,我们可以提前开始准备。”

“那海决定就好,”隼顺口回答,“毕竟你才是专家。”

“那这里怎么样?”海拿过地图圈出目标点,声音有点局促。

“没问题,”隼看了一眼,“不过居然在国内,本以为海会带我跨越世界之类的呢。”

“那些以后再说吧,这里的花海很漂亮,想带你去看看,”海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我的老家也在这附近。”

听完,隼停下动作走到海面前,对方紧张又执着地回看过来,意思再明显不过。

“好啊。”

隼回答。

“那,以后就请多指教了。”海试探着伸出双臂。

“后半生都不会分开噢。”隼轻巧又郑重地接受了这个拥抱。

说来奇怪,他们平日肢体接触也不少,今天的拥抱却让两个人都脸红心跳起来。海微微侧头吻过隼的发丝,又想到在外卖店门口隼坦率地看着他的样子,从那时候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接触的自己啊。

笑意蔓延,从心底暖到指尖。





“说起来一开始为什么要把自己设定成‘礼物’?”

“那样才方便被携带走啊。”

“……这是什么解释。”

“最后海不是接受了吗?”隼抿了口茶,把最后一点秘密藏下来。



——当然是因为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我,能遇到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你,就是我所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END



 
评论
热度(43)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