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文po:@掉坑义无反顾
月歌太太们都是天使
冷静下来认真写

【海隼】黑道风云(伪刑侦pa,甜饼,w字完结)

好久不见的刑侦pa(明明全是),正好100fo就当贺文吧。

全名《五好黑少奇遇记》,文如其名非常傻,没有逻辑没有情节,ooc,建议慎重。

感谢林林太太的倾情助力,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0.

清晨。

时节已算初春,严冬却依旧盘踞,冒头的绿芽被雨点打得无力垂下,泥土掺入水流积在地面凹陷处。透过这个水坑,看得到有人拄着拐杖一步一停缓慢走来,身形体态显示她是个娇小瘦弱的老人,而她后面,则有另一个迅速跟上的高大身影。

周围并无旁人,眼看着前面的人即将被后面那个抓住,雨点嘈杂起来,不知是提醒还是为当下环境做进一步的保护——直到追逐者拉住老人的手臂。

老人回过头,同时一道落雷劈下,将对方本就棱角分明的脸映得锋利阴险。那人穿得一身黑,拿了把长柄雨伞,风衣下隐约有个方正轮廓,怎么看都和什么的手柄类似——看到这人的手伸向口袋,老人瞬间做出了反应,一把按下拐杖扶手上的按钮。

与此同时,那人也开了口,却是熟悉的声音。

——“雨太大了,我扶您过去吧。”

完了,晚了。

 

 

01.

“这就是突然蹿出一堆人把我扑在泥地上逮捕的原因?”

审讯室里的青年无辜地问,他的黑色大衣被脱下搭在一边,只穿着单薄的白T,短发也被雨淋得湿透,正沿着额头往下淌水,雨伞可怜兮兮地被扔在地上,伞柄上有个小小的,烫银的“K”。

在T城,这个字母有且只有一个意义,那就是T城最大黑道组织文月家的现任boss,文月海。

“雨太大大家都没看清那是你,海。”坐在对面的警员叹了口气,却用熟稔的,绝不是对着反派boss的语气和对方交谈,“你很少这样穿啊。”

“今天是例行聚会,老爷子的规定,我也没办法,”瞥了眼变了形的风衣,海叹了口气,“我只是看到那个老人走得困难想帮帮忙,没想到是你们的套,说起来她现在在哪里?”

“那个不是真的老人家,”警员解释,“那是恋假扮的。”

“恋?如月恋?”海意外地反问,那双澄澈的、天蓝的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

“是他,他说当时雷劈下来你的样子都变形了,所以没认出来……嘛,毕竟第一次正式执行任务,你也体谅一下他的紧张。”

“不说心理素质,他的变装技术真是不得了。”海把湿哒哒的头发拢到脑后,这种临时性的硬派发型让他看起来强势了点,但配上一脸正直的表情,还是个清清白白的良民形象。

确实比起现在,刚才那道雷真有十成十的整容效果。

“先擦擦头发。”

正说着话,又一人进了房间,他递过毛巾,接着把一杯热腾腾的奶茶放上桌。

“多谢,”海连忙接过。

原先坐着的警员无奈地望向同事:“这下我们的计划彻底泡汤了,始。”

“毕竟没想到抓回来的是海,不过恋做出判断的速度还是值得肯定,”始安慰地说,“而且我们也还有别的方案,冷静,春。”

“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案子,但总觉得很抱歉,”尽管只是单纯好心想帮帮那个在大雨里蹒跚的老人,不过结果显然是自己毁掉了春和始的追捕行动,海因此有些过意不去,“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

“不是你的错,帮助市民这点完全没问题。”始摆摆手。

“但现在你们抓错了人,那个对象肯定也会警觉吧,我也确实参与到了其中,而且用途上来说,我那边的情报网还是很完善的,应该能帮上你们的忙。”

春和始对视一眼,海的帮助确实很有用——目前的案子不算太难办,可有了文月家的情报支持想必能更快解决,这样对因成员进修而人员捉襟见肘的他们的确是件好事。

“那就麻烦你了。”考虑过后,始终于点头同意。

“不用每次都这么客气,我很乐意帮忙。”海爽快回答,“我可以做什么?”

“我和春还要整理一下情况,你就先回去换身衣服好好休息,等我们联系就好。”

“那我就按原计划带下属去养老院了。”

“每周都去,真是辛苦你们了。”

“总觉得刚才的对话有很大的哪里不对的感觉,但偏偏放你身上又顺理成章,”春感叹,“真是厉害啊,海。”

“那是因为你们对有黑道背景的人不抱偏见,我很感谢。”海不是没经历过做正当的事却被人说“别有用心”的事,甚至始来之前的警局也经常找机会找他的茬,但始和春过来后对海这个人却没有偏见,反而在帮忙抓了几次小偷送到局里后和他们熟悉起来,倒成了很好的朋友。

“从局里帮你代收第三次锦旗开始,我们就不以一般情况讨论谈论你的身份和你了。”春推推眼镜,随即跟着始出了门,放心地把海留在审讯室。

 

海收好东西后掏出手机给司机发了条信息,便继续坐下等待。虽然审讯室开了暖气,湿润布料贴着身体的感觉还是不好受,想想局里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海犹豫片刻还是把T恤脱了下来,铺在暖气下方烘干。

皮肤终于接触到干燥空气让他舒了口气,看着一时半会儿还拯救不了的黑风衣,海翻出里面装着的——也是恋看到的手柄模样的东西,一个三角形的巧克力盒子——本打算带给要拜访的老人,现在看来也没办法了。

“和身份比起来,你每天做的事真是纯良啊,海。”

正在海略有些可惜地检查里面的巧克力时,身后突然传来陌生的声音。

海警觉地回头,看见个银色头发,和自己身高相仿的男人靠在门边,穿着精致的便服,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什么时候进来的?

纵使继承家业,接手文月家后便大刀阔斧整顿组织禁止了所有违规买卖,但那之前海也接受了十几年黑手党专业训练,加上大环境的耳濡目染,警惕度等各项素质都是顶尖水平。早上风大雨大自己也没戒心暂且不论,现在这个安静的小房间里突然多了个人他却还是一无所知,这就迟钝过头了。

“你是谁?”

“冷静,”相比海的紧张,对方却像没事人一样走到椅子边坐下,才递过证件,“我姑且也是这里的一员,虽然是临时调派。”

“临时调派?”知道葵和部分人去邻市进修后事情就落到了始和春身上,海半信半疑地看着证件,“但你的级别和始一样,一般会调派这种身份的人来当助手吗,霜月隼?”

“始的需求怎么可以假手于人呢?”对方却一脸这有什么问题吗的表情。

这个表情海很熟悉——自家手下在Amazon花了一个月工资买了三十张某歌手的cd,他出于疑惑而询问是手下也是这样——看来始的追随者还真是多种多样啊。

“不,就算在始的fan club里我也算是最vip的一个。”

“啊……是吗?”看着对方眉飞色舞的样子,海心想这是不是所谓的过激厨?

他也顾不上怀疑对方是不是会读心了,隼的发言已经打乱了整个话题,不过对方看起来不像坏人,自己便不用继续追究,就在这时,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喂?”海马上接起,“啊,好,我很快就出来。”

“接你的人到了?”接电话时隼倒是乖乖地安静等在一边,海挂断后才开口。

“对。”海拿过T恤匆匆套上身,正要出门,又迟疑着停下来,“你过来是有什么事找我吗?”

“只是想看看你而已,文月家的新任boss。”隼伸出手,手指沿着海半透明衣料下的肌肉弧线划下,不知是不是错觉,被抚过的衣料好像又干燥了点,没有再继续紧贴着皮肤,“既然来了这里,也该认识下大家的老熟人不是吗?”

“……这样。”注意力被隼手上的动作分去了大半,加上对方那种神神秘秘的说话方式,海一时也判断不出这里面的真假,但总之是没什么特别的事,自己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

“那就出发吧。”打理完衣服,隼收回手,好整以暇地接话。

“恩——恩?”海的回应生生拉长了两个音节,把肯定变成了疑问,“你说出发?”

“有什么问题吗?”

“不,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在和我道别吗?”

问题抛出后海马上知道答案和自己期盼的截然相反,倒不是靠直觉,而是对方“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太过直白,显然不用等隼把这句话说出口了。

等等、该做出这个反应的明明是我吧!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一起?”海艰难地消化这个事实,实际上因为隼的理应如此太毋庸置疑,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理解错了状况。

他,文月海,今天早上打算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时候因为雨下太大导致被误认为警方要抓的某人而抓住,结果拷都拷了按进车里才发现弄错,只好暂送进审讯室和负责的春说明情况,得到对方许可准备离开。

这些环节到底哪里需要插进一个得配置警员跟随的理由的?

“海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理所当然了?”

“诶?”

“始是不可能犯错的,但这个前提下,他也毫无疑问是个温柔的人,因此面对熟悉的朋友,有的时候也会疏忽,”隼背过身,“始他们是得到会有黑道组织来和恋假扮的老人交易的情报后才选择这个计划,而你的出现其实和情报描述并无冲突。”

“你觉得我是那个交易人?”海皱眉。

“任何结论都需要证据支持,只是你的自我阐述不足作为证伪的条件。”

“所以……”

“所以作为一个警员,我需要对每一个人负责,在你的嫌疑彻底清除之前,我必须陪同监视,这也是每个警员都必须有的坚持。”隼收起笑容。

“……好吧。”虽然清楚自己不是那个要找的人,但隼的立场确实无可挑剔,客观看来,人品的确不能作为脱罪的理由,海只好点点头,“所以让你过来正是考虑到你作为才调派来的支援,能以最中立的立场行动吗?”

隼不置可否。

——虽然春和始即使直接说出这些话自己也不会在意,但既然他们考虑到自己才做了这种安排,他也应该接受这份好意。

想到这里,海便和隼一起出了审讯室,很快穿过大厅走向门口,但出门前,一个老警员叫住了海。警员平时常去敬老院拜访,最近因为局里太忙,于是想托海顺道带些礼物过去。

“我在外面等你。”隼朝海点点头便先行离开,大概是不想引起注意。

想到即使是合程序的怀疑,隼还是考虑到自己的情况给了最大限度的变通,看来也是个细致体贴的人,海心里暗暗为一开始对隼的戒备感到抱歉。

而等他拿完要带去的礼物,再度走到门口时海却碰上了拿着一叠资料行色匆匆的春。

“要走了吗?”春停下来。

“恩。”看对方什么都没说,海也会意地没提起隼的事。

“抱歉,淋了雨还让你在审讯室呆了那么久,下次一定好好赔罪,”春又迈开步子,“顺便再给你介绍一下新来的成员——叫霜月隼,他可是和始同级别的外援,来的时候整个局里的人都很意外。不过隼总是行踪不定,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只好之后再让你认识了。”

 

 

02.

三辆加长林肯并列行驶在路上,前后两辆影绰绰看得出坐满了人,而中间这部车则空空的,且安静,十分安静,连针都不掉的安静。

除了隔开的司机,整部车只有后排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正神色复杂地看着另一个,后者却对这种专注到压迫的注视浑然不觉。

 

“……”

(。◕‿◕。) 

“霜月隼。”终于还是海忍不住先出声。

“叫我隼就可以了~” (。・ω・)ノ゙

“隼…不,不是称呼的问题,”海的气势瞬间垮了一半,“我遇到了春,你刚才那些说辞都是临时编的对吧?”

“刚才的话在逻辑上是毫无问题的,你不是也这么认为所以才答应的吗?”

“但这些话和春、始毫无关系对吧?”海盯着隼。

“我相信始和春也有作为警员的觉悟,只是对海稍稍有些变通而已。”

所以果然是你自己决定要跟过来的——看着隼还是一派轻松的表情,海彻底生不起气来:“你总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吧,隼。”

“之前说的是一部分原因,剩下的则是我的经验驱使,总之海既然知道我们其实并不怀疑你,你就按自己的步调正常生活就够了。”

“问题不是这个,”海叹了口气,“如果你的行动只是自顾自决定的,始知道后肯定不会同意,就算我能接受你的说辞,但文月是个组织,也有成员对警员心有抵触,仅仅是你的个人判断很难说服他们。”

“海是在担心我吗?”隼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投到海脸上。

说不清什么原因,海往后退了半尺,觉得车内空间有些逼仄:“局里人手不是不够吗?”

“你刚才答应了协助,到时我也会一并回去,足够减少他们的压力了。”

似乎觉得海的反应很有趣,隼又逆着海的意思凑过去了点,把刚刚拉出的距离再次清零,这个过程中他嘴上却认真讲着工作——搞得海感觉不自在却不好意思打断,只好在莫名的局促中听完了和自己相关的整个案件。

案子其实很简单,始和春跟了很久的一个地下组织有了突破,他们暗中抓住了一笔交易的中间人——也就是恋假扮的老太太,而根据情报,中间人和购买方约好在XX日上午于XX路碰头,将写有“商品”和钱款地址的纸条进行交换。由于买方资料很是隐秘,因此本打算抓到买方后进行审讯看能不能挖出更多线索,没想到这个局正好被海赶上——所以说扶老奶奶过马路时真的要三思。

“那现在怎么办?”看来事情并不像始和春说得那么轻松,因为这么一出发生以后,买方肯定会马上撇清干系,再要找到就难了。

“不,”隼再次靠近了点,鉴于他们已经腿贴着腿,所以这次他的头直接凑到海耳边,嘴唇停在一个临时起意就能擦枪走火的距离,轻轻说完了应该是很重要所以很隐秘的后半句:“我们还有别的手段。”

 

——这算哪门子的很重要???

此为全神贯注听完了隼说的,把这句话翻来覆去解构了五次发现别无意义后,海得出的唯一论断。

 

虽然多了个隼实在让海混乱,但原定计划还是没受影响——说好的敬老院拜访活动。

本来每周去看那些老人的只有他自己,因为接手文月家后海虽明令上直接禁止了各种违规操作,但对属下的个人生活并没过多要求。可手下服从boss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尽管开始也惊讶于当家的高兴不是因为交易几吨黄金而是复活节收到学校孩子的邀请,不过了解海的为人后反倒更加忠心耿耿,兴许因为那些成员都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天性上对良善和仗义依然有亲切感。

“因为海是个好孩子啊。”

牙掉完了的老人家拍拍海的头,她的眼神已经不太好,自然没注意到手伸过去时周围马上警惕又强制放松的一群黑衣人,也或许是对这半年两辆豪车每周都雷打不动停在敬老院门口,随即一群西装革履黑衣服的壮汉吵吵嚷嚷地走下来打群架一样的阵势习惯了。

而且这些青年们进了楼就会马上压低声音,过来陪他们聊天时还会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像极了他们存在或不存在的孩子,因此当某次某个路过的领导因为第一次见到这场景而吓得马上叫来始问罪时,这些老人都颤颤巍巍拄着拐杖出来,七嘴八舌地解释半天才算完,这之后这些小青年就来得更勤了。

不过今天还有个生面孔,老人看着海身边的隼:“也是你的朋友吗?”

“……算是吧。”回答完,海又转向隼,“有时春和始也来。”

说完他马上觉得这个解释多余又没有意义,但罕见地,隼似乎没在意这点。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隼蹲下身,对着老人说。

他的声音一直是柔和的,有的时候甚至因为过度悠哉而显得轻佻,现在却更掺入一点柔软的东西,像小鸟身上绒绒的羽毛,在阳光下变成暖和的金色。

隼伸出手让老人握住,笑容一如往常。大概察觉到了海的注视,他微微转过头,两人的视线对在一起,他眼里有细碎的,蜜色的光,像饱含透彻与了解万事后沉淀下来的繁复情绪,又似乎只流露率直不加修饰的愿望。

海感觉自己的心被羽毛扫了一下。

他刚刚还因对方的自说自话感到无奈,现在却恍然大悟一样,突然明白了隼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怎么了?”

看到海在发呆,隼问了一句,对方这才回过神,张张嘴还没说话,脸却先腾得红了,接着一边重复着没什么一边急忙站起来走开,连和身边的老人家打个招呼都忘了,但即使这样,隼还是看到红晕飞快蔓上海的耳根。

 

“海是个好孩子啊。”老人家笑呵呵地说。

 

 

03.

接到春的电话时海早有准备,因此听到对方要求他回到警局,却明显不是需要协助的口吻时他没多意外,反而安慰似的让春不用顾虑。

“抱歉,但是隼刚告诉了我你们叫我过去的原因,事实上我已经在半路了。”海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

“隼在你那边?难怪半天都没找到他。”春有点惊讶,“他为什么会跟着你?”

“这点我也不明白,问也问不出来。”海回答。

“可以想象。”春了然,“不过这样就方便多了,我们依旧信任你,但很抱歉,你必须先解释一些事情,海。”

 

收了线,海靠着椅背闭上眼。

“觉得不满吗?”隼轻声问。

“不,只是不理解为什么那个中间人的加密信息是发给我的。”——虽然是自己某个叔叔准备的,数个被放在一边没动过的号码之一。

“那个号码平时放在哪里?”

“本家的宅子……我很少回去。”比起自己那个不大但舒适的一套二,本家的别墅实在太有黑手党的气质,也有很多自己无法改变的人来来往往,因此除非必要,海一般不会回去。而那些被认为是“正确”的配置也都被扔在那边的储物室里,包括那些用来隐藏行踪的号码。

“什么级别的人可以接触到那边?”

“我家的亲戚、老爷子的合作伙伴之类的。”海的声音低了下去,“抱歉。”

“为什么?”

“虽然我做的是我认为该做的事,但有很多我改变不了的部分,而那些部分毋庸置疑属于文月家。”而这一部分也是他和春、始都默契不谈的黑暗面,但这次的事件让海知道这种行为只是自欺欺人。

“确实文月家的名声在很多地方都和T城的不同,或者说只有你在的T城,文月家变成了一个正面组织,你的姓氏代表的并非只有大家的感谢和赞美,”隼没有反驳,但语气依旧温和,“但你的伞上刻着的是‘K’,代表的是文月海这个特定的人,而非整个文月家。

所以在和组织相关的事情上,你需要背负的不是整个家族,只是你作为文月海的个人,所做的一切指挥、命令与行动。”

海睁开眼。

“始和春肯定都认定你值得信任,所以知道我告诉了你真相也没有异议。”隼拍拍海的手,“至于我,更是一开始就这么做了。”

“……也就是说你上午提到的证据之类的话果然都是假的?”被隼坦率地盯着,海想打岔一下缓和气氛,却觉得自己喉咙发干。

“不,逻辑上来说那是没问题的,”隼眨眨眼,

“不过,海是特别的。”

 

海立刻赶来确实帮了大忙,春和始虽然清楚海是被陷害,但也不希望他们的态度对其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看到海的状态后他们都松了口气,对方似乎并没有消沉——反而是不是有点什么不一样的气氛。

“错觉吧?”始疑惑地看着突然沉思的春。

“大概……?”春推了推眼镜,心里却把这个疑问编了个号放在一旁。

因为事件涉及人特殊,他们带着海和隼离开大厅,上了二楼。

“去我的办公室吧,”春按下密码,推开门,“虽然昨天开始暂时借给了隼——隼?!”

……

……

……

(。◕‿◕。) :“怎么了?”

“呃、真是豪华,”还是海先反应过来,干巴巴地接话,“…不过似乎和你的房间有点不一样。”

“这是‘有点’的程度吗?从地板到天花板已经没有一样我认识的装饰了。”春无力地反驳,“巴洛克风格确实不错,但那个吊灯是不是太夸张了。”

“我也有同感,”隼托着下巴,“还是小巧一点的型号比较合适。”

“问题不是这个…”始长叹了口气,“隼,这是你拜托榊桑昨晚做的?”

“不愧是始,完全正确~”始作俑者毫无负担,“别担心,离开时我会让物品回到来之前的状态的。”

“魔法吗……?”

“算了,”始找了张椅子,“还是优先处理海的事。”

海也拨开沙发的银穗坐下:“我全力配合,所以有什么想法你们直说就好。”

春和始点点头,案子并不复杂,即使查到买家的号码属于文月海,也很容易就能理清现状,他们之前是担心这意味着他们和海一直没谈论过的,文月家那些属于真黑手党的部分已经开始影响海这个人,海必然会为此感到抱歉甚至犹豫,不过看样子,对方似乎并没陷入负面情绪。

隼坐在海身边,没有过多参与讨论——毕竟这件事在他调来之前就在进行,全权负责的是春和始。

春:“你的号码无疑被盗用了,而按你的说法,能进文月家宅的人需要有一定的地位,至少T城能过去的只有你与两个副手。”

海:“但他们俩只是作为我的辅助,最近没什么需要回去的事,那边也没有他们私下回去的记录。”

始:“那更有可能是T城以外的某个势力对你的地盘有想法,所以借进入文月宅里的机会拿了号码,再交给他们的在T城的合伙人。”

“也就是内部叛徒。”春接话。

“说的也是,但我现在还没什么头绪。”他并非以boss的身份管理下属们,毕竟T城整个组织都不再参加违规活动,保留的只有情报等中性部门,比起黑手党,早已更像大家说的正儿八经的公益组织了,要去查那个“叛徒”也就不如一般程序那么容易。

“不同人追寻的目标不同,对‘正确’的定义也不同,所以不能理解你的举动也是自然的事。”隼轻声说。

“恩,我一开始就做好了会有人看不惯我的觉悟,毕竟以老爷子那边的看法,我也是全家最不务正业的。”海勾勾嘴角,“也许其他人会有什么线索,你们介意我把他们叫过来接受审讯吗?”

这也正是春和始的想法,人越多,注意到的问题也就越多,而这些必然会成为案件的突破口。于是在得到同意后,海很快打了电话让属下赶来,电话那头答应得也爽快,只说有的人现在没在一起,需要稍后联系。

安排好后海挂断电话,春和始立即下楼做问询准备,隼不参与这件事,海则因身份问题被要求留下,因此春和始离开后,房间又只剩下他们两人。

“安心,这件事很快就会结束的。”

隼伸了个懒腰。

“难保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出现,”海思索,“我先回去一趟把那些证件号码都销毁了比较好。”

“用处不大,只要海不以他们的方式领导这里,他们就会一直伺机伤害你,夺取这里。”

“嘛,这赤裸裸的现实我已经明白了,隼大人。”海无奈回答。

“不过没问题,”隼却笃定地继续,“我不会让他们抓住任何机会的。”

“……那就拜托你了。”

两人的手都放在身侧挨在一起,水晶灯反射出不规则的光斑投在手背,恰巧像一个心形。温暖的感觉不知是对方还是光线带来,但环境太过惬意,因此他们都满足地不再言语,直到海忍不住往隼那边望了一眼。

突然如坠冰窟。

 

海看到隼后脑那个红色的狙击瞄准点时身体快过脑,人已经扑了过去将其按在身下。

但比那更快的,几乎在他转头的同时,似乎就感应到不远处某人扣下扳机的动作,直觉告诉他来不及了。

事实也如此,在他刚碰到隼的时候,就听见啪的一声。

 

04.

海耳边一阵嗡鸣,脑子像被火山熔岩洗过一次,滚烫又空洞,发出被烧焦的滋滋声。可即便如此,惯性还是让他把隼压上沙发,而这个过程中占据了他的所有视线的隼虽然露出惊异的脸色,却也仅止于此。

依旧鲜活。

两人整个没入椅背的阴影,四周再没动静,但刚才的声响绝非臆想,海稍稍抬头,看到地毯上映着破碎的光。他谨慎地望向窗户,发现落地窗由一个点中心破碎,蛛网一般的裂痕延伸覆盖了半个窗,而其中心,一颗子弹安静卡在上面。

一阵风吹得外面树叶摇晃,子弹纹丝不动,一度十分尴尬。

 

“……防弹玻璃?”海感觉血色回了脸。

“三层,夹层还有特殊材料。”

“警局还有这种配置?”三层防弹加夹层,这种饼干式的配置几乎可以防小规模枪斗了。

“昨晚连夜让榊桑换的,始工作的地方,安全系数至少也要和家宅一样才行。”

“那就好。”海也顾不上吐槽那是家宅还是堡垒,神智与失而复得的喜悦一同涌上,不管隼的改装有多匪夷所思,现在正因为这些东西,他才好好地躺在身下。

诶?躺在身下??

海猛然撑起身子:“赶快去通知始和春……”

“不用急。”隼却揽着海的脖子又将其压了下来,“他们肯定已经作出反应了。”

“那我们也该马上跟上?”接触的位置有些烧。

“在那之前,先要好好道谢才行。”

隼笑了笑,接着比空气中的浮尘还轻巧的吻掠过海的脸庞,几乎只闪动一下就悄然消失,但被触碰的感觉却切实存在。

“……这个是感谢?”海花了点时间给出反应。

“不对吗?”

“隼……你还是纠正下观念比较好。”说是这么说,海的手却继续撑在隼身边,没有起身。

“没关系,海的回礼是特别的。”

“这句话的意义是我理解的那样吗?”身上的人声音喑哑。

“你想怎么理解都可以。”隼侧过头蹭蹭海的手臂。

柔软的触感像星火投进干柴,气氛立即燃起,海抽出手覆上隼的颈侧,顺着对方的指引低下头,吻上隼的嘴唇。

四周安静。

 

 

片刻,一堆脚步声响起,两秒后春砰一声踢开门。

“海!隼!没事……”

电光火石间春脑海闪过刚才见到海时的违和感,总算明白这两人微妙在了哪里——于是两秒后他又砰得关上了门:“不,没什么,打扰了。”

那句打扰了被关门声挡在门外模糊不清,虽然是如隼所说,但这种印证方式是不是有点自损八百了?

海这下终于坐起来,顺带拉起了隼。

 

 

春和始在狙击发生后很快做了反应,虽然春这边的确保安全计划有些不影响结果的小意外,始那边则没有悬念地很快抓到狙击手。经过供述,很快挖出了海手下对现在作风感到不满而被海某个远方亲戚说动背叛的成员,这期间海也都待在局里配合调查,直到几天后始和春终于合上卷宗,告诉他此事彻底完结。

“外面已经等了十几个街坊老太太了,”春指指大门,“还有被挤在角落的你半个组的成员,快回去吧。”

“办案真是辛苦。”有人打了个哈欠。

“你并没有参与这个案件,隼。”始毫不留情地指出。

“我可是全身心以始的立场体验着过程啊,”隼的目光又落到欲言又止的海身上,“怎么了,海?”

“有一件事想问你们,”海整整衣领清清嗓子,“可以告诉我要怎么才能拿到警官资格吗?”

“你吗?”春意外地问,“你家不是一直禁止你彻底走我们这种‘歪门邪道’?”

“确实之前就算拒绝了地下产业也不能叛逆到完全和他们背离,但现在不一样,”海摸摸鼻子看着隼,“好歹我也……亲了你,必须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当然不能拉你去我家那种地下世界,但我可以站到你身边陪着你。”

这次他终于解锁了隼的新表情,对方略微惊讶地抬眼,很快眼里又充满温润的喜悦。

 

“海还真是浪漫啊。”

 

海这才舒了口气,而局里围观的人也先后从老熟人公然求婚的震惊中回过神,琢磨着是不是等这两人抱在一起就开始鼓鼓掌,然后给海空出个办公桌来。

没想到隼伸出手,却不是要拥抱,只是摊在身侧:“不过就算你继续现在的身份也不会让我困扰的,毕竟霜月家也有不小规模的地下产业,海只要做自己想做的就行了,哪怕魔界我都可以和你一起。”

“诶?”

“你觉得什么样的家宅才需要建到堡垒的程度?”

“……你果然会读心吧,隼。”

“所以,”隼的手又伸了过来,这次是个真实等待拥抱的姿势,因为他的话里也带上少有的郑重,

“我愿意。”

 

 

 

 

END

 

 

Ps:

从魔界(?)度完蜜月回来后海在复活节的受欢迎程度又上了一个档次,毕竟哄小孩子的画风都变成了“如果你们听话我就带你们去【】森林看独角兽”,一众观看的人十分担忧。

恋:那种地方还是别去比较好。

阳:谁来把这个人抓起来?

夜:但他自己就是警察啊…

 

 

 

真·END


我最近小猪佩奇看多了,所以我真的很智障。

那么下次见!

 
评论(7)
热度(113)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