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文po:@掉坑义无反顾
月歌太太们都是天使
冷静下来认真写

【海隼】主线任务(1w3完结甜饼,VR游戏背景)

· 终于写完稿,赶紧摸鱼,游戏测试员海X伪NPC隼,甜饼
· 字数1w3,复健失败作,ooc,ooc
· 希望阅读愉快



00.
乌云密布的山崖边,一身精钢铠甲的骑士顺着藤蔓沿峭壁滑下,落在一个漆黑的洞口旁。他四处打量,看到不远写着“危险勿入”的巨大牌子后愣了一下,摇摇头走了进去。
他知道这里为什么危险,因为里面有条龙。

那是条货真价实的龙,鳞甲熠熠生辉,嘶吼犹如雷霆,吐息煽起火焰,西方传说中灾厄与力量的化身,如今正踩在财宝堆上对着骑士虎视眈眈。
这些铺满山洞的金银实在璀璨,尤其是龙爪下一颗巨大的宝玉耀眼到过曝,骑士不着痕迹地压了压帽檐,把眼睛藏在阴影下。
“汝名为何。”
……
“文月海。”
他的回答迟滞了几秒,好在龙并不在意,几乎立即给出了回应。
龙的翅膀狠狠扇了过来,骑士熟练地举剑抵住上面尖锐的外骨骼,他借力往上一翻,接着旋身下压砍了过去,对方吃痛地缩回翅膀,在海即将落地的瞬间尾巴一扫,将骑士实打实拍近了山壁。
撞击让海晕眩,而龙也没给他机会,立即拍动翅膀升到空中,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龙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魔法阵。
刺眼的光芒充斥整个视野,海抬手遮蔽光芒,却感到热浪飞速袭来。
“……这么厉害?”
意识到的同时,炙热的光波已连着周围的石壁一起,将一切尽数吞没。

光芒散去,金龙桀骜地看着破破烂烂的骑士,铠甲失去了光泽,他本人也没了气息。
但下一秒,一阵碧绿的光罩在骑士身上,圆形魔法阵亮起,与之同时他和周围石壁的状态又恢复到了数秒之前。
龙的视线不变,又飞回财宝上,它的声音依旧充满威胁和压迫。
“汝名为何。”


带着魔法的斩击砍了下去,龙哀鸣一声,身躯便开始崩坏。
——boss招式比自己以为的伤害高啊,幸好留了一瓶复活药。
海舒了口气,也没管身上的铠甲闪着红光,走到那颗过曝的宝石边,眼前凭空亮起一个光屏。

任务完成,获得[魔力水晶]。
新支线解锁。

他点击了一下水晶,后者即刻消失,场景从黑漆漆的山洞切换到恢弘的建筑内,一个白袍老人出现在面前。
“年轻的挑战者,恭喜你通过了金龙的试炼,你的名字将永久镌刻在乌木村人的心里。他们都将记得拯救了他们的人——文月海。”
说真的,公司可以取消必须真名进游戏的规定吗。
虽然整体代入感还不错,但“拯救了世界的文月海”听着总有点令人尴尬,海摇摇头,还好和眼前的人对话完,他的旅程就可以结束了。

“这个水晶到底有什么魔力,乃至所有人都想得到他?”骑士问。
“它能让你遇到命中注定的人,”npc回答,“现在它已经属于你了,你的命运再度发生改动,重要的存在就在不远的未来。”
“谢谢。”剧情过完,海拿到水晶,将其仔细放进收纳空间——方便负责下一阶段的同事找到这个重要道具。
“而且这一块的幸运值特别高,真是幸运。”
“?”幸运值这种不是内部数据吗?
老人没回答,如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站在原地。
……也许每个人都有这个设定吧,就像每个玩家都会被乌木村的村民永远记住一样。
海收好东西,工作完成,下线前他又看了看这个富丽堂皇的神殿,最后对着老人挥挥手:“那就再见了。”
“的确,你需要休息。”接收到关键词,老人如此回复。
“说的是啊。”海回答,随即点击下线。
游戏终止,视野黑了下来。


01.
海取下设备,这次的游戏视觉负担不小,加上装入了体感系统,取下VR时感觉也脱掉了那身沉重的铠甲,着实轻松许多。
他伸了个懒腰,转向旁边的电脑开始整理记录。

龙的山洞旁那个警示牌太欲盖弥彰了,设定里不是没人接近过那座山吗,难不成boss还自己给自己立了个牌?
铠甲的战损程度变化不够流畅,打斗体感和数值变化不符。
水晶实在太亮……整个屏幕都变白了。

海一条条录入,填到最后一栏,对那个老人NPC的评价时他想了想。
幸运值的语音如果都是一样倒没什么问题,如果是随机的话就需要考虑一下听到“这一块的幸运值特别低”的玩家的心情了。


填完表格点击发送,海站起身活动筋骨。这款游戏的测评花了一周多,看多了里面阴郁暗沉的色调,回到现实面对鲜明的一切反而有些不习惯,不过湛蓝的天,翠绿的植物和雪白的墙总是好过破败的环境的,而且论触感,虚拟现实始终不及真正的世界啊。
不过身边,特别是公司里和海持一样观点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一是随着全景的发展和人脑研究的深入与应用,虚拟现实技术发展迅速,很多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二是从事游戏测试工作的人几乎都喜欢VR游戏本身,对他们而言,泡在游戏里体验不同世界,找出觉得出戏的地方以便改善玩家体感是个有趣又实际的工作,现实相比之下则黯淡许多。
海对这类观点也持包容态度,人的想象力并不低于自然,异世界常常让人惊叹。他自己虽然是趁着休息期,在好友弥生春的建议下来这间测评公司体验的,但还是投入地完成着每一份工作。

邮件刚发出去不到半小时,经理的回复就送到了邮箱。
“到办公室来一趟。”

经理是个中年人——这在这个遍地年轻血液的公司很少见,而且经理还是个不玩游戏的古板父亲,就更独树一帜了。
“辛苦了,”经理朝着进门的青年点点头,“我是想和你确认一下,你还有一个月就会离开了?”
“嗯,休息得差不多,杂志社安排了新的旅行行程,要尽早开始做准备。”
“这样,那你接下来的一个月就测评这个吧。”经理递过几张薄薄的纸。
“一个月全都?”海接过一看,这是个名气挺大的游戏,以精致的场景和丰富的想象力为卖点,除了年轻人,连很多希求安静的中年和老年人能在里面找到适合的场景和剧情。
“这个游戏不是已经上线几年了,怎么会突然有‘寻找NPC’这种需求的?”
“这个NPC反馈是最近开始出现的,信息很少,相对的,给你的时间很多,”
海看着介绍,NPC的对象名是霜月隼——资料不可点击,这个名字是对方自我介绍时说的。
这个角色一头银发,身材纤细,大概率穿着一身白风衣神出鬼没,也有时候拿着魔杖一副西幻法师打扮,据说遇到后者的玩家一般会触发各种玄妙对话,有的还会被即兴科普弦理论,怀疑系统内接了论文库。
“这个NPC随机刷新,一对一式,只有触发的玩家看得到。而根据那些玩家的描述,他内置了智能回复,数据库特别大,说话天马行空,有的时候还会恶作剧。”
“恶作剧?”
“比如召唤高级怪,或者让封印玩家的传送功能之类。”
海点点头:“所以要找到这个NPC出现的规律,交给那边想办法删除他?”
“不……公司想把他设为常用npc。”
“常用?”
“因为他人气很高。”
“他不是会一直恶作剧?”
“是。”
“还有各种天马行空的智能回复,无视游戏背景设定?”
“这也是。”
“那为什么人气很高?”海搞不明白了。
“不知道,但刚出现就有巨大影响,那些恶作剧和回复有相当一部分人喜欢。”
“……人的喜好还真难捉摸啊。”
“不过根据反馈,要求固定成npc的一半说作为攻略对象攻略,一半人说当野怪打,”经理正色,“顺便我女儿支持前一种,所以我支持第二种。”
“这是迁怒吧……”
“总之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当最后的工作慢条斯理地去做就好。”看了看表,经理的目光回到自己的桌面,“没事就回去吧,今天好好休息下。”


02.
回到家,海又把刚才的文件细细看了一遍。
他对这个叫做“TSUKI”的游戏有所耳闻,知道是开放式多重世界的背景,但没有真正接触。海看了介绍才知道这是几年前一个重量级的游戏制作大赛冠军作,但出自匿名团队,这个团队在获奖并向现在的运营公司授权后就没有过动静了。
海翻看着场景截图,这确实是一个风格独特的游戏,并非追求逼真,而是从另一种方面去诠释一些景色,画面有种奇妙的韵味。
就和这个NPC一样,海的目光又落到霜月隼的资料图上,NPC五官精致,那双眼睛带着笑意,柳絮一样轻巧柔软,好像时刻会流转起来。
总觉得很在意。
这么想着,他索性打开个人电脑,将游戏下载下来。


TSUKI是个大型RPG游戏,内置80多张地图,共计描绘了3条世界线的故事,特色哪怕主线不完成也不影响地图开放和各种互动,让很多审美疲劳的玩家找到放慢节奏的平台。加上VR技术最大化了这个游戏的场景魅力,每张地图都细节丰富,运营方还加入了一些AI机器人和支线小故事,玩家探索起来也不会过度无聊。
下载好后海戴上设备进入游戏,柔和的白色光芒亮起,又慢慢沉淀到他脚下,如地毯一般延伸至一扇木门。
海走过去,旋开门把,接下来的场景很熟悉,正是他所在的城市一隅。
80多张地图中大多是爱丽丝梦游仙境这样的奇幻外景,但有11张是切实存在的实景,也是现今玩家猜测制作者身份的依据。
而这11张图之一,作为游戏的初始地图展示的区域意外离海的家很近。第一次用VR视角看被还原出的熟悉地方,海发现游戏场景去掉了很多现实存在的细节,又添加了些新的,但和记忆里的景色比起来却依旧一致,甚至更合适。
海一边感叹一边往前,没走几步一个聊天框跳了出来。
 现实世界蕴含了无穷多的秘密,欢迎成为探索者之一。
 现在,探索者,请输入你的用户名。

看到输入用户名,海抬手就设置了进去。
蓝色的聊天框闪了闪。
 文月海,命名成功。
“这种世界观也还好吧…”看着文月海三个字跑到自己的状态栏,海安慰自己,毕竟和现实贴近的设定里应该不会有太中二的对话。
不过隼似乎就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海突然想起他登录游戏的动机,TSUKI给他的感觉比预计得还好,因此也连带着对那个NPC的期待也提升了,这里的城市相比现实更简洁干净,倒是很符合霜月隼的外表。
“好,从哪里找起呢……”资料说隼的出现不可预判,也没有固定的触发套路,海便决定按照以往经验,先跟着任务熟悉环境。
虽然之前不玩端游,但这几个月的休息期海已经测试了不少作品,因此对RPG的剧情触发方式还算了解,看到离自己不远有个穿着接待服的NPC,他便朝着那边走去。
没想到在走近NPC前,另一个人先闯入了视野。
“需要帮助吗?”
虽然是AI拼出的发音,但对方的音色很轻软,硬是将僵硬的调子拉出了慵懒感,细白的手指向自己,闯入者调皮地侧头,银发挡住眼睛,但视线里的笑意却已然蔓延,“我是霜月隼,叫我隼就好了。”
“……诶?”
“怎么了?好歹遇到了稀有NPC,海的反应真是平淡。”
“……”海看了看隼,看了看自己Lv1的等级,和背后刚把自己送过来的木门,又转回去看看隼。 “——霜月隼?”
“现在的表情倒是很有趣,原来是慢热型?”隼感兴趣地凑近。
海往后退了一步,思考自己是不是该下线去买个彩票,或者立即打电话给经理。但最后他都没赋予行动,而选择了和对方对话。
“你怎么来了?”
“我的触发是随机的,”隼直起身,“怎么,比起我你更喜欢那个量产接待?”
这种说法总觉得不太对,海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得转移话题:“这游戏里做任务不需要找固定NPC?”
“固定任务才需要固定NPC。”隼回答,“你想了解隐藏在这些秘密之下的秘密吗?”
后半句倒像是个NPC的话。根据记录,霜月隼出现后有几率要求玩家做任务,并给予奖励的事。这样海反倒安下了心——隼的出现太突然,也太鲜明了,要不是AI特有的语言感提醒自己这不是在现实,他几乎以为自己不是在游戏里。
yes和no出现在屏幕,海自然选择接受隼的提议,主线就之后再说吧。
“主线二开启,”于是隼开心的回答,“这个故事是关于探寻和收集,最终打开结局的,但这个秘密之下还有别的秘密,关于探索那些探寻和收集,以及结局的意义。”
隼刚说完,海面前的界面框都褪了色,变成了白底。
“主线二?”游戏有3条世界线,但只存在一条主线,跟着主角的推进而开放,从来没有主线二一说。
“很期待?”霜月隼说,“那跟我走吧,传送阵就在前面。”
闻言海定了定神,目光在隼脸上逡巡一圈,突然露出微妙却温和的表情。他心里想到了什么,不过先放到了一边。
“走吧,主线二。”


站在月亮湖边,海拿着隼变出来的渔具不知所措。
“钓鱼在主线任务里?”
隼笑吟吟地站在一边,重复刚才的话:“请给我一只红色鲤鱼,作为交换,我会给你一把钥匙。”
这种时候又像个正经NPC了。得不到回复,海只好坐到湖边,好在对于旅行家,钓鱼算是基础技能,他熟练地绑好线甩过杆,安静地坐在一边等鱼上钩。
月亮湖是一张幻想地图,身边是无垠的沙漠和少许风化石壁,眼前这片湖则如满月一样圆润,镶在大地中央,头顶有紫色的星河悬于苍穹。
海想起自己曾经在戈壁露营,周围也是这样的风蚀地貌,但那时天气不好,厚厚的云层挡住了天空,他写游记的时候曾说过下次会弥补,但那之后就没再去过戈壁,虽然不是很在意,但还是有些遗憾。
没想到此时此刻,他竟然在游戏里看到了期待的景象。
“这里很漂亮。”
“请给我一只红色鲤鱼……”
开放任务期间没有智能回复功能,海暗暗记下隼的特性,然后看看钓竿,已经聚集了一群小鱼,正试探性地触碰鱼饵,而没一会儿,就有胆大的一只咬住了钩,海将它拉了上来,提到隼面前。
“你要的红鲤鱼?”
隼摊开手,一个小水球就在他手中成型:“把它放进去。”
海依言取下鱼钩,小心把鱼吊着放进水球,而鲤鱼一进去,就欢快地重新游动起来。
“漂亮吗?”隼突然问,散发微光的水球照着他的侧脸,映出细碎的波纹。
海看看四周,视线又重新落在隼身上:“嗯。”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任务吗?”隼放下手,水球就自己浮到海面前,鲤鱼游到边界停了下来,似乎在观察世界之外的这个生物体,但没纠结几秒又欢乐地游走。
海的目光跟着这个无忧无虑的虚拟生物跑了几圈,觉得和对方一样放弃参透:“不知道。”
“因为这里很漂亮。”隼回答,也不对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多做解释,就用公式化的强调宣布任务结束,“这个是钥匙。”
一个长方形的发光体跑到海面前,像书本一样翻开,又突然消失。
海的背包提示有了新物品,他选中那个黑乎乎的长方体,点击物品描述。
  物品描述:特别的“钥匙”,书
“这是什么?”海想拿出它,却无法抓住这本“书”的实体,“不是说是‘钥匙’吗?”
“等遇到了门,钥匙才有作用。”隼笑眯眯解释, “好了,任务完成,你可以回到一开始的NPC那里了。”
“回去?”海有些意外,“不是说主线二吗?”
“现在正在进行中。”
“是说现在主线二的内容就是回去正常做任务?”
隼的整个身子开始变淡,他似乎心情很好,而看到对方因为自己的消失有些惊讶,笑容就更深了。
“那,下次见~”
“不,隼——?”
海伸手一捞,却和刚才摸钥匙时一样,只触到层雾气。他站在原地,一阵风吹来,砂砾顺着鞋子爬升两毫米。
“……谁来告诉我怎么回去啊?”


03.
再次遇见隼时海已经顺着主线升了两天级,开了十多张地图了。
白成一团的npc混在好几只白色的波斯猫中,乍一看毛色根本没差。
“不,你一米八的个子再怎么把猫拉长都没用的。”
想到自己因为等级太低不能传送,只得靠着教程一步步走回初始点,海就想无视面前的人,谁知对方一出现,他之前的憋屈就顺风飘走了。
隼放下猫咪,后者优雅地扭了个身子背对这个突然抓住它的NPC,回到窝里继续躺着,看到隼被猫咪甩了个脸色后懵了一下,海不禁觉得二者都可爱得很。
他这次没那么意外了。上回遇到隼后海查阅了有关这个NPC的描述,发现虽然钓鱼任务别人也遇到过,但在月亮湖的却是独一份,不过隼对不同人语言基本都不同,因此参考价值不大。
除此以外,他从隼身上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些什么,也是原因之一。
“这次又有什么任务?”隼走到近前,海先开口,“我还没开通传送功能,下次可别把我扔在一边啊。”
“不会了,”看到海的等级,隼似乎很满意,“主线二进行得很顺利。”
“不……说是主线二,不就是界面换了个色的主线一吗?”海已经完全体会到自己大概是被耍了——不过也是,哪有游戏会为几个玩家就新规划一条路线的。
“感觉怎么样?”
“很不错,跟着指引跑跑腿,收集好任务品就能去下一个地方,地图景色很好,”海想了想,“说起来,这里的现实地图,我好像都去过。”
“今天的任务就在现实地图。”隼牵起海的手,游戏虽然有传感器,NPC却没有温度,因此海只感觉手被牵引着往某个方向拉。但视野看两个人的手却亲密地交叠着,海忍不住把目光落在这上面,脸稍微有点发热。
没走多远他们就到了传送阵,在隼没什么说服力地保证了会带海传送回来后,后者才站了上去。

这次海到了A市。
他高中之前的生活都在这边度过,而这张地图的片区正好就是他高中学校那一块。
海很是惊喜——之前自己看到地图介绍后就很想来看看,但等级不够不能传送,想不到今天被隼带了过来。
隼就站在他身边。
“今天的任务,找到遗失的球。”
“在哪里?”海环视周围,“谁遗失的?”
隼放开海的手,往前走了几步。一个足球生成在他手中,随后被扔到脚边随意一踢,球体就朝着错综复杂的巷口飞去,接触到巷子里的墙壁时唰一声消失。
“我遗失的。”
NPC做完这一串动作后转回身,理直气壮地回答。
“……这个任务是不是太刺激玩家了。”看了“遗失”全程的谁还有心情顺着这个人的恶作剧行事啊!
“攻击友善NPC会被系统封禁的。”
“这难道不是挑衅吗…”好歹提前把球踢走啊,海揉乱隼的头发,本来是带点责备的举动,但触到对方后他才觉得触感意外地好,于是又多揉了几下,“要去哪里找。”
“球往学校的方向飞去了。”
海往隼指的方向看去——其实不用跟着隼,他自己也再清楚不过,这一片区域唯一的高中就是自己读的那所。
“这次的任务酬劳也是一把钥匙。”
“……好。”
只是熟悉地区不算作弊吧,海这么想着,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
“隼?”他回过头,隼站在原地,就和之前在月亮湖的状态一样。
“今天的任务,找到遗失的球。”
“你不跟着我吗?”海回到NPC面前,稍稍低头,对上隼的视线。
“今天的任务,找到遗失的球。”隼没有波动,重复着刚才的话。
海想了想,没有再跟隼对话,而是利索地弯腰,一只手抓住隼的肩膀,另一只则勾住对方腿弯,稍稍用力,就将隼打横抱起。
他正打算迈开步子,刚还在任务模式的隼却做出了反应,NPC的手按在海脖侧,上半身也借力往上靠了靠。
“……我有跟随模式。”
注意到对方耳尖有一丝薄红,海心情大好。

隼开启跟随模式后安静地跟在海身后一步远,似乎又回到任务状态,但眼神一直在海身上。
“这是我的高中。”回到记忆中的地方,海自然很高兴,因此即使隼没回应,还是给对方介绍着,“这是教室,那边是老师办公室,二楼是水房。”
他经过窗台:“高中我也是足球队的,那时候一放学就回去足球场训练,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怀念。”
——说起来,那个球到底在什么地方?
海自觉带入了自己过去的场景,如果把球踢飞,那多半会落在足球场周围,因此他便向着那边走去。
虽然是游戏,运营还是为不同景色设计了不同气味。海走在足球场内,虽然感觉得出模拟绿地和草地的区别,但那种清新的味道是一样的。踢足球经常会和地面亲密接触,早晨来训练也是青草味最重的时候,因此闻着这种味道,一瞬就像回到过去一样。
他曾在这片草地上不断奔跑,练习,为全国大赛心无旁骛地锻炼自己,而那段经历也毫无疑问充满意义。
到现在——
“我之所以暂停旅行是因为上次在无人岛受了点伤,”海站住脚,看着暗下来的天色,“虽然已经好了,也很快会有新的工作,但总觉得有点不适应。”
“……”
“我很喜欢旅行,可这段时间休息下来觉得做点别的也不错,开家万事屋之类的——但我去的地方还很少,作为旅行家接触的还不够多,所以会苦恼,这样就停下来可以吗?”
“……”
“不过新的旅行地点已经定了,往后应该会恢复如常,所以没必要因此犹豫。”海深吸了一口气,“而且托你的福,想起过去在这里努力往前的日子,也收获了无比的快乐,总觉得坚定起来了。
谢谢你,隼。”
“遗失的球。”隼突然开口,声音却和之前有些不同。
“嗯?”
“今天的任务。”
“说的是,不知不觉就陷入感慨了,抱歉抱歉,现在就开始。”
说完,海又继续搜寻起那个足球来,但直到他把周边建筑都翻了一遍,也没找到足球的踪影。
不在这里,海皱起眉,那还会在什么地方?
“你希望它在哪里。”
正苦恼时,耳边却传来隼有些气鼓鼓的话。
“希望?”海疑惑的反问,对方却偏过头不再搭理自己。
天色已经暗下来,夕阳包裹着隼,让他整个人都温暖起来——虽然只是个在不知为什么赌气的背影。
但海在原地看着,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揽住隼的肩膀往教学楼跑,对方虽然是被带着,脚步却很轻快,似乎早料到海要去的地方。
两个人沿着教学楼往上直到顶楼,海打开通往天台的木门。
足球就静静躺在地上。
海没去捡足球,而是拉着隼到了防护网边:“这里很适合看晚霞,果然也还原出来了。”
“除了足球场,这里你也常来。”隼陈述。
“……是啊。不想练习的时候,也会允许自己悄悄偷个懒,”
“环境改变了,心境也会随之改变,这不是什么坏事。”
说完,隼主动走到足球边。
“任务完成。”
足球慢慢变亮变小,直到缩成一张纸片,然后和之前看不到内容的书一样跑进了海的背包。
 物品描述:特别的“钥匙”,写着21

“21?”看到这个数字海不明所以,但对方也不打算回应就是了。
“下次再见。”隼朝海伸出手,在往教学楼跑时,他的表情就又愉快起来,眼里有星辰一样的碎光,“我带你回去。”
“隼,你怎么知道我会来天台。”海想起刚才NPC的话,便问了出来。
“秘密~”
“……那这些钥匙有多少才算集齐?”他差不多也明白如果是隼不想说的,不管怎么问都得不出结果,海只好换个了问题。
没想到这次隼没回避,他却依旧不明白那个答案代表了什么。
——“随时可以。”


04.
工作进行到后期,海几乎忘了他的目的。
那之后他不断探索游戏,很快打通了主线。
主角意识到三个世界线都是自己的过去,然后拥抱等在原地的朋友回到了自己的村子。
这个结局没让海悟出什么,但打通主线的过程中他发现进入大部分地图时他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80几张地图中现实的11张图对应一个世界,另外56和13张图分别对应一个,而他除了都去过的那11张现实世界线,对第二天世界线中的56张奇幻场景也似曾相识,月亮湖就在其中。
探索途中隼时常出现,有的时候给他奇奇怪怪的任务,有的时候则拉着他到处乱跑,让海在VR里也得到了充分锻炼,而随着他们聊天越发亲近,海心里一开始存在的猜测也渐渐成熟。
他最近几次和隼交流的记录都没有上传给经理——海知道以自己接触隼的频率,只要汇报给公司,大概就能用他的账号找到隼。那些技术人员也许可以从中发现这个NPC存在于哪个后门,将其改写,然后隼就可以以公共NPC身份作为玩家福利出现。
这样的话——那个人绝对会扔下账号跑了的。
海叹了口气,隼的表情语言和思维太过真实,就算声调处理成了AI,也不难想出那是个人在背后操纵,毕竟接触多了就发现,人工智能可做不到那种程度。
所以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至少现在让那个人在这个空间好好享受吧,经理那边也说隼的行踪很难把握,因此如果没头绪,这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也没关系。
——虽然他自己也在享受就是了。
海无法否认和隼在一起时的舒适,NPC带他去的大多数地方都能让自己想起点什么,而他对隼是陌生的,却在接触的过程中想要了解对方。
特别是隼说了什么让他怀念的话,这种想要抓紧时间的冲动就会强烈起来。
海枕着手臂,那个不能阅读的书和写着21的纸条代表什么依旧未解,隼倒也没再给他新的主线二任务。问起来就说什么“这样比较有趣”搪塞过去,反而让他更想快点解出谜题,也许这样他和隼的距离就能更拉近一步。
“所以到底是——”
正在海因为没有思路而长叹时,铃声突然响起。
是杂志社。


“海桑,好久不见!”
海刚进咖啡店就看到编辑热情地跟自己打招呼,他走过去坐下,点了杯红茶。
“您点红茶吗?真是少见。”
“啊……是。”被人这么一说,海才想起这是隼的影响,对方常常在游戏里突然说“想喝杯红茶”,然后就待机半小时,大概是直接丢下设备不管了。久而久之自己也起了兴趣,某次出门买了盒速溶,没想到就喝成了习惯。
“这次约您出来是想讨论一下之后的旅行计划,”编辑也没多问,递过企划书,“您觉得怎么样?”
海大致浏览了一遍,点点头:“没问题,我会尽快开始做准备的。”
“那就好,顺便想问问您这次旅行结束的计划。”
“结束?”
“是,是和之前一样马上安排别的旅行点吗?”
“这个啊,”海摆弄着茶杯,“关于这件事,希望可以先不安排。”
“您的脚伤?”编辑有些意外。
“不,那个已经没事了,”海对着编辑笑了笑,“只是想稍微偷个懒,尝试点别的。”
“那就好,”编辑这才放下心,他坐回去后沉默了一下,又开口道,“我认为这是好事。”
“诶?”
“您很勤奋,说实话,对旅行如此热爱的人我从业这么久第一次见。不过即使很热爱,也应该在想休息的时候停下来,人如果一直被热爱推着向前,热爱不就成了一种负担了。因此您这种才是最好的态度,我很羡慕。”
“谢谢你,”海笑了笑,湛蓝的眼里全是温柔的情绪,“但其实我之前也差点忘了,是别人提醒我才想起。”
“原来如此,有这么关心你的人真是件好事。”
“关心?”海的动作停了一下。
“如果不是一直看着您,也做不到告诉您忘掉了什么吧,”编辑倒是没在意,“不过想着还是有些可惜,毕竟我们也合作了很长时间,已经刊登过您的21篇游记了,真是难得啊。”
“21?”海又是一愣。
“怎么?”这次编辑才看到对方略显诧异的神色,“您确实写了很多,而且每次写都会描述出细节感受,是非常打动人的文章。”
“啊,没事,不,我突然想起有事。”海慌张地站起来,神色急切,“文件的细节我会回去确认的,之后再联系您。”
“啊,好,我没问题。”编辑看着难得露出这个表情的旅行家,很是不解,但还是体贴地和对方告了别,“您先去处理您的事情吧。”
“好,好。”海把钱压在桌上,转身跑出咖啡厅。


回家后海先翻了一遍书架,找出本杂志翻了翻,才坐到电脑前戴上VR,登入TSUKI的第一件事打开背包。
他选中那本雾气一样的书,拿出支笔,在书面上写了个数字。
虽然笔尖触碰不到实体,但海感觉到随着笔画写出,这本书竟然渐渐有了重量。
而等他写完两个数字的刹那,那些雾气立即凝聚成页面,文字浮现。翻开的杂志悬在半空,跨页上的内容正是海关于戈壁的游记。
里面提到了天气不佳,希望下次能看到银河的事。
海想起月亮湖清朗的天空,星群闪闪发亮。而其它自己莫名熟悉的地方,也或多或少糅合了他曾提到过的东西,遗憾,感动,纪念,尽数提取出来放在这里。
——这个故事是关于探寻和收集,最终打开结局的,但这个秘密之下还有别的秘密,关于探索那些探寻和收集,以及结局的意义。
隼口中的主线二,可不就是完全针对自己的游戏历程吗。
海拿着杂志和纸条找了个地方坐下,想了很久,无奈望天。
“要怎么才能回应一整个世界啊。”


这几天海都没上线。
第三次被那个红头发的角色吐槽“你最近是不是很闲”之后隼终于意识到他又在用恶作剧打发时间了。
海不喜欢这样,虽然尽管这么说,每次还是会配合自己就是了。
这么想着隼又勾起嘴角,看得旁边因为npc任务跑了三趟地图买樱饼回来的玩家怒向胆边生。
“再这样我就把你的身份告诉海,把你全国大赛就开始关注他的事透露出来。”
“阳每次只是这么说,从来没付诸行动,这种性格我不讨厌。”隼微笑。
“我是在为自己的未来考虑,”阳放下一大摊樱饼,“不过你因为他做了一整个游戏,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
“海不过是我制作游戏的灵感源之一,主要原因还是和始一起参赛的机会不能错过。”隼塞了个樱饼进嘴,“而且,付出并不代表能得到,人的行为说到底是基于自身诉求,但向别人强调自己的诉求是无意义的。”
“你经常在奇怪的地方犯傻啊,”阳看了隼一眼,“今天春的公司说收到了测试那边的回复,实在无法总结霜月隼这个NPC的行动模式,时间到了,只能结束测试。”
“海也是温柔的人啊,他应该也早就看出我不是AI角色了。”
“这个报告还附带测试员本人的意见。”阳瞟了隼一眼,“‘尽管这个NPC的行动异常给部分玩家带来了困扰,但根据我个人的体验,他的目的很单纯,不会真的给玩家造成妨害。反过来,如果要他对每个人都说一样的话,我也会觉得困扰’,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隼把樱饼咽下去,明明只是模拟味觉嗅觉的虚假食物,他却有点梗住,“我先走了。”
“作为交换你知道的。”阳挥挥手。
“给你放三天假。”隼爽快回答,他已经走上了传送阵。
“夜也一起!”
阳对着光阵补充,但话是否传到就不知道了。
——不过不说出来的话,就肯定传不到啊。


隼装了个类似上线提醒的装置,专门用来显示海的位置信息。
所以海刚在月亮湖呆了没多久,NPC就大摇大摆出现在眼前。
“真巧啊。”
“你来了,”海拍拍身边的石块,“坐。”
“比起这种沧桑的情景,还是在印度象背上比较适合我,”隼嘀咕着坐到一边,“怎么了?”
“我正式去测试公司交了报告,结束了工作。”海没再提他本来登陆游戏是为了观察隼的事,反正对方也知道,“还去春那里问了你的事。”
海在背包里摸索了一下,翻出那本杂志:“抱歉。”
“为什么?”
“这里很漂亮,比我之前见过的所有现实都圆满,但我一直不知道这是你专门设计的。”
“这种程度的场景,稍微拿出一点心思就能做好。”隼抬起头,“这是你的世界,我只不过把它换了一种形式表现。”
——这种美存在于你的心中,而我不过是被其吸引,并把它们具象出来。
“不,这是我自己都没想过的事,”海摸摸鼻子,“……隼,我这几天一直在想,你当时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
春告诉他隼自从偶然在电视里看到全国大赛海那只队的比赛后就挖到宝一样关注起自己来,甚至将他的游记场景加入到游戏设计里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这种规模上的压倒性让人难以作出反应。
“没有理由,”隼耸耸肩,“你高中结束就作为旅行家开始活动,我也有安排好了的学业。而且,我不认为那样的关注对我是负担,在适当的时候见面就好。”
“是啊,不过说实话,我不知道这里和我有关的时候只觉得漂亮,现在反而有压力了……”
“觉得这是一种痛苦的单向情感?”/“但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这里珍贵。”
两个人的话撞到一起,海有些惊讶地转过头,首次看到对方脸上出现那种既意外,又松了口气的表情,忍不住摸摸隼的头。
“…一开始是有这种念头,但我知道这不适用于你。毕竟是唯我独尊的隼大人,怎么会去做让自己痛苦的事。
只是一想到我明明遇到你以后就会很快被你吸引,这几年却完全不知道你的存在,就觉得亏了啊。”
“亏了?”
海微微叹气。
“这样我想补上你的一切就要很长时间了。”
“这不是值得忧虑的事,”隼托着下巴,像是在思考什么,“只要使用专门的手段,很快就可以解决。”
“专门手段?”海想到了另一边,“我这几天去看了一些分析——剩下那13张图是你自己独立制作,我想也许也有你的感情在里面。虽然是临时抱佛脚,但透过那些场景,好像也看得到你的心情一样,总算有种看到你的背影的感觉。”
“那么,”隼的考虑似乎完成,他站起身,凑到海面前,“感觉怎么样?”
海顺势拉住隼的手:“果然想要了解更多啊。”
“比如?”
“比如,”海犹豫了一下,“交换个电话?”
隼愣了一下,接着捂住嘴,肩膀微微抽动。
“怎么了?”看到对方突然笑起来,海有点无措。
“不……”
隼勉强止住笑,海的脸就在眼前,眼里一片温和的无奈。
他把手搭上海的肩膀。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落下的吻轻盈如羽毛,只是轻轻扫过鼻尖。海还没从突然的触碰回过神,就看到隼的身形在变淡。
“……隼?”
他看着正在登出的人直觉不妙。



05.
所谓“我大概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我觉得不说比较好”到底是什么意思?
海挂断和春的电话,虽然他对隼的不可捉摸早有了深刻认识,但具体到事件,特别这种电影结局一样的事件上他还是不能泰然处之。
天色已暗,海想了想,又登上TSUKI,隼没有来找他,他在原地呆了会儿,跳转到一张雪景地图。
最开始进入这张图他就想起了隼,虽然用“白”去描述一个人很抽象,但隼给他的感觉正是这样。
这里和隼积极的,随时都有新想法的一面不同,被大雪覆盖的空间安静清冷,冷静到甚至脱离了情感。
海一开始以为这是隼偶尔放空的地方,直到他抱着要好好了解对方的念头,翻遍了整个地图,意外发现地图角落有个白色的箱子,藏在雪地里难以分辨。
他打开那个箱子,里面放着两个兔子模样的玩偶,一个蓝一个白,分别穿着球衣和精致的礼服。
——是他们俩。
海马上辨认出来,并没来由地认定这大概就是隼制作整个游戏,或者笃定自己心情的起点,因为这种单薄的场景实在和自己意识到隼的特别时一样。
各类情绪都沉在一边,唯一确切的就是突然发现的对这份感情的珍惜,以及希望两个人能够在一起的想法而已。

果然还是等着吧,海拍了拍两只兔子,把它们给塞了回去。


然而即使决定沉住气,海仍旧担心了大半宿,直到后半夜才迷糊睡去。
所以第二天敲门声响起,他迷糊地顶着睡乱的头发开门看见一个和“霜月隼”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门口的时候,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隼?”
“是不是太平淡了,这种反应?”隼笑了起来,也正是此举,他和那个NPC有了区别,眼前的隼更加生动、灵巧和直接,“要把我拒之门外吗?”
——无论AR技术怎么发展,最为鲜明的还是现实。
海一把把隼拉进家,反手就关上了门。
“……这就是专门手段?”他凑近对方。
“既然说要进一步了解,直接看着我不就是最快的。”
“如果看着你就是指随时直面这类事,”看到对方有理有据,海的气势又垮了一半,“我想应该有用,从承受力来讲。”
他叹着气的动作半途变成止不住的笑意,海抱住隼——这是他看到对方的同时就想做的事。



“请多指教。”



END

 
评论(6)
热度(87)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